邻居家的宝盆子_Agoni

北平北平

山河还在,

君还在否?

咿咿呀呀,

人归何处?

【盾铁】Liar番外(二)

【盾铁】Liar番外(二)

你好,我是pepper

不,你应该…叫我potts小姐

我那天去美国队长和我亲爱的上司家完全是为了探望某个不会珍惜自己的白痴。


但是,我清楚的知道,他并不是我的前男友,那个嘴上刻薄的要死心里却单纯的可爱的老男人。


两年前,我看着他穿着单薄的衣服,被神盾局的人像对待垃圾一样丢回公司的时候,我爆发了。



那是我第一次为了他在那么多人面前说脏话。

真是丢死老娘的脸了。


但是当我第二天进入他的别墅大门时,却被一只手枪顶住了脑袋。



我眼前的是那个不可一世的天才,科学家,慈善家,百万富翁,但是,他又不是我认识的那个。

他的眼睛不是我熟悉的会撒娇的焦糖色。



他是Anthony



我给他买了美瞳来掩盖身份,他慢慢地用了两年时间让股份又回到了顶点。



我曾经问过他,TonyStark那个混蛋在干嘛。



他低垂着迷人的金色眸子,翘着二郎腿,轻轻晃动着手中的高脚杯,让甘醇的红酒香醉了周围的空气。

啧啧,stark家族的人啊



好久以后,他才慢慢地看似毫不在意地说:他累了。


是啊,他累了



心脏的跳动对我们来说是生命不停歇的标志,对他而言却是苦痛的折磨。

爱情对我来说并不是必需品,但是他却被它踩在身下,不能翻身


但是说真的,当我看到刚从昏迷中醒来的Tony,我的心脏好像打了一针亢进激素,我喜欢他俏皮的耍宝,可是,他却醉倒在一个狭小的阳台上,廉价酒精味充斥着我的大脑。


那时,我祈求Anthony,帮Tony脱离一切,哪怕让他失去所有的记忆。


我想他单纯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的笑容了

我想他眼睛里的流苏了



于是,我帮助醒过来的Anthony打晕了Tony的大胸美人,还顺便在Anthony为数不多的吃惊眼神中往美国队长的脑壳上补了一棍。




真爽。




我帮他潜入公司,找回了自己的AI-那个永远不会背叛自己的管家,那个机器。




我帮他“征用”了一架私人飞机。



然而,我收获的还是一个躺着的他。


当他们废了那么大劲撬开他的铁甲时,我看见他的血液从各个缺口奔腾而出,血液不光从心脏,还从他的肩膀,手臂,大腿小腿,胸部渗透出来。


他的胳膊为什么耷拉着,他的蓝光为什么熄灭了?




谁来告诉我?



谁来告诉我。




主啊,拜托你,他那么刻薄,毛病又多,你和他吃饭肯定不会开心的。




求求你,放他回来吧。

【盾铁】Liar(十五)

【盾铁】Liar(十五)完结

steve坐在红色小沙发上,焦急地等待着Anthony的消息。他看着走来走去同样焦急的独眼龙局长,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低头重新打量着这枚还沾有那人的血液的戒指,姣好的质地透露着那人富裕的家境,自己看起来不大不小恰好的尺寸曾完美地卡在那人有些无限魅力的无名指上。

真好。他这样想。




如果这枚戒指真的是作为婚戒就好了。





“有消息了!”不知道什么名字的队员匆匆忙忙过来报信,经过残酷的训练却仍跑的上气不接下气。





“在哪?”steve特别高兴地问。像一个第一次品尝过糖果的小男孩。





“在西伯利亚。”



西伯利亚的风还是一如既往的冷。








当steve赶到西伯利亚那个破旧的工厂时,他感觉又一次回到了两年前。

“你知道吗?”他仿佛看到了那人愤怒却又夹杂着悲伤与不可置信的眼神。




“那是我爸爸做的,你不配…”他听见了被自己放弃的盾牌落地的声音。


他看见自己走后那人抱着红蓝的盾牌,蜷缩在墙角。



“steve...”轻微的呼唤声拉扯回了自己的思绪。


他凭着后天从那人的父亲那里得到的优势寻着声音的来源走到了一间小门前。




他轻轻推开门,刺鼻的血腥味充斥了整个鼻腔。



steve眯着眼睛期望在黑漆漆的腔室里发现些什么,忽然,他静止了。





在窄小的一隅,一个人在那里摊着,四肢…不,三肢却以不正常的姿态弯曲着。




“Bucky...”steve红了眼,他感觉血液在翻腾,精神在决堤。



他正准备要跑过去,却被熟悉的声音打断。




“收到这么个大礼,开心吗?”




“我亲爱的美国队长。”



他看见黑暗中金色的瞳孔,还有自己曾经打碎的,莹着蓝光的反应堆,他的心脏。


“我感受到了你的怒气呢,亲爱的。”他听见对面的人的戏谑。



他冲过去,冲着脸狠狠地来了一拳,却是百分百命中。



steve看见对面的人被自己打得瘫倒在地,他迟缓的站起,却戴上了面甲。


“现在过瘾了吧。”




“给你个选择题,Jarvis,打开胸部铠甲。”


steve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眼前红色的铠甲分离,露出脆弱又坚硬的心脏。



“我的反应堆上呢,有颗炸弹,恰好,你那位已经被我废掉的队友心包上也有一个,二选一,公平吧。”




“一方存活,一方死亡,就像二十年前我父母死的那样。”




“声控的,三十秒倒计时,想让谁去和上帝用个餐,喊个名字,也不太费力气。”



他看见他回头,缓慢地走向另一个墙角,瘫坐在地上,仿佛失去了生气。



他听见冰冷的空气中Javis冷漠的报数声。

他听见好友血液的流淌声。


他听见自己,心灰意冷地说:“TonyStark.”




他在坚硬无比的铠甲里艰难地呼吸着,在自己最亲信的管家的声音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真好,还能听见你叫我的名字。



你多久没叫过我了,steve?




Fury坐在办公椅上,浏览完最后一句半个小时前由黑客秘密传送过来的文件。


Bucky在选择冰冻自己后由他人解冻并且重新洗脑,最终成为了间谍。那次在超市的刺杀,也是他安排的。


Fury解下了自己的眼罩,揉了揉发酸的眼睛,看着文件最后的署名。


Tony Stark






一年后






steve轻轻的抚摸着沉睡的爱人的脸颊,握着那人日益消瘦的手指,怜惜地轻吻了一下戴在那人手上的那枚戒指。



“快醒过来,我这是第二次给你戴戒指了,我们还要结婚呢。”




床上的人却仍然冷漠地睡着,只不过在steve低下头给他按摩的时候,睫毛动了动。






steve安静地给他按摩着,一年前,他选了Bucky却没能救活他,在知道所有之后,疯了一样地在西伯利亚躺了一个星期。



他知道,当他念出爱人的名字的瞬间,自己就后悔了。




他不知道的是,那时那刻,在他对面,刻薄的刺激着他的,没有别人,仅仅是放弃了求生欲望的他还爱着的人。

我欺骗着自己,欺骗了你,唯独骗不了自己的爱情。



Liar-说谎者

End

……………

Liar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小生明天就动身去另一个城市了,不在的日子里,请各自安好

如果你喜欢,可以给我个小心心吗?

【盾铁】Liar(十四)

【盾铁】Liar(十四)

steve看着Bucky低头狼吞虎咽地吃着意面,今天因为被刺杀而糟糕的心情也渐渐好了起来。



“Bucky,我们多久没有这么安逸地吃晚餐了?”steve的语气里带着些许的满足。



“是啊,”Bucky嚼着嘴里的美味,眼睛却时不时地看着自己失去的那条胳膊,“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steve想起了自己还没变成大胸前的日子,那时的自己,单纯却坚定。



“呦,帅气迷人的先生们在这里约会可不太好吧。”steve回头,看见小胡子男人随意地靠在门框边,金色的眸子戏谑地盯着自己对面的好友。





“我能在这里,还不是拜你所赐,Mr.Stark.”steve第一次听见Bucky用这种怀有些许暗指的语气回嘴。






“哎呀,这么晚了,某些残疾人待在别人家里怕是不合适吧,您不睡,我这个心脏有问题的人还要早休息,好明天参加公司的会议呢。”





steve看见对面的Bucky有些愤怒地握紧了手里的刀叉,眼睛像一只饿狼。他第一次看见Bucky这样的面孔,有些无所适从。




“Bucky,你…”别在意,Tony他就是这样…




不…我说不出口…………




steve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好友被逼着离开。




steve听着Bucky离开时代表愤怒地巨大关门声,看着盘子里还剩的Bucky未来得及吃的半盘意面,冷冷地对Anthony说,却未正视他的眼睛。



“你到底闹够了没?”







“Bucky已经忍了你两年了,你还想怎样?!”




他听见他嗤笑地说:“看来我自责的二十年在你眼里根本分文不值。”





“那么人人都爱的美国队长,你能帮我这个十恶不赦的混蛋把阳台上醉倒的美女CEO抬进来吗?”




一个小时后,当Fury接到内线通知赶到那两人被迫生活的公寓时,只看见了用冰块捂着后脑勺的美国队长和被随意地丢在地上沾满了殷红的新鲜血液的戒指。





Fury俯身捡起那枚戒指,用仅剩的那只眼睛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叹了口气。





就算遍体鳞伤,你还要继续。




“野兽挣脱了牢笼,游戏即将结束。”






Fury回头质问steve:“他是怎么逃脱的?”




细碎又不可避免的疼痛不断地挑衅着steve的痛觉神经,他看了看手中的冰袋,安静的说:“他让我帮他把喝晕倒的pepper背进来,结果我刚进阳台,就被他袭击了。”




Fury俯下身来,在steve耳前呓语:“在超市里袭击你们的人的主子应该是神盾局的人,你要小心,争取在保住自己安全的情况下找到钢铁侠。”





此时此刻,正当Fury和steve发愁时,一个身影灵活地潜进了有人把守的stark大厦。



他熟悉地找到自己的工作台,把便携式U盘插入仪器。





加载条达到百分百,他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好久不见了,sir.”



........................................

如果你喜欢,可以给我个小心心吗?

【盾铁】Liar(十三)

【盾铁】Liar(十三)

当steve正准备端着刚做好的肉酱意面进入Anthony因为药物而昏迷的小卧室时,推门而入的动作恰好被敲门声所打断。

steve只好把盛满食物的盘子临时放在客厅的茶几上,打开门,迎面而来的却是那位戴着墨镜踩着高跟挎着名牌包包刚从stark工业杀回来的CEO,我们的pepper小姐。


她自然而然地进门坐在红色土豆沙发上,顺便对它嫌弃地撇了撇嘴。她摘下昂贵的墨镜,有些冷漠地对steve说:“我是来蹭饭的。”



“顺便来看一下我们的百万富翁被你们折腾死了没有。”



说着说着,她起身往卧室的方向走去,当她的手碰到门把的瞬间,她听见steve慌张地说:“他累了,还在睡呢。”




她回头,玩味地打量了一眼steve,然后毫不犹豫地推门而入。


坏了。steve想。


pepper还不知道麻醉的事。



正当steve要开始思考对策的时候,却听见里面男人的求饶声。“我错了pepper,我会去处理合同的事情的。”




steve进门,看见男人因为被他的前女友拧住耳朵而流下生理性的泪水。


而溢满泪水的地方,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棕色焦糖气息的眼睛。


那片刻的天真纯粹的眼神仿佛让他回到了他们相恋时的床笫之间。

“Tony.....”steve的心中充满了失而复得的惊喜。



“好了pepper,我饿了,你还要一个超过一整天没有进食的人陪你整理公司文件吗?”Tony露出了楚楚可怜的狗狗眼。


pepper叹了口气,起身回到客厅。





Tony掀开身上的毛毯,翻身下床,勉强撑住了自己因为被过度麻醉而有些虚软的步子,他低头看了看戴戒指的那根手指。


细密的伤口虽然开始渐渐凝结,但是还是让人无法忽视伤口的疼痛与拉扯神经的狰狞。


steve注意到了Tony走路的略微摇曳,想扶他一把,却被他轻轻躲过。



steve无可奈何,只好给他和pepper端上自己准备好的意面。



pepper有些嫌弃地看着自己面前摆放着的那盘精心制作的意面还有眼前因为过度饥饿而吃得毫无形象的上司,默默地叹了口气。



两年了,你还是改不掉以前的习惯。



两年了,教训还不够大吗。



正当Tony吃得正忙的时候,又是一阵敲门声。



steve急忙去开了门,发现是去了一条胳膊的Bucky。




“Bucky,你怎么来了?”steve打量着眼前的好友,觉得今天运气还是不错的,Tony醒过来了,自己的好友也恢复了。




而pepper却清晰得看到,steve叫那人的名字时,Tony那着叉子正在吃面的右手小幅度地抖了一下。



Tony从地毯上站起,信手拿了张纸仔细地擦了擦自己沾有酱汁的嘴巴和几天没修理的胡子,然后与还在门口的二人擦肩而过。





两年了,你还是没放下。




pepper低头用叉子挑着玩着盘子里的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对了,我做了意面,你要不要来点。”steve笑着招待Bucky。





“好啊。”




当Bucky进门入座的时候,却收到了pepper危险的带有警告意味的眼神。





等到pepper慢悠悠地吃完自己的晚饭,想到阳台上吹吹风时,却看到了堆满半个阳台的低档啤酒瓶还有醉的迷迷糊糊的Tony。她看到Tony看到她,眼神里迷茫着,嘴上却挂着微笑。

她听见他,充满绝望地,就像两年前她带领团队在西伯利亚看到的倒在雪地里精疲力尽的那时的他,她看见他薄唇轻启,略带哭腔失去了不服输的骄傲地说:“pepper,我只有你了…”




“只有你…”



她受不了这样的他。




她听见看着渐渐睡去的Tony的自己说,


我知道你醒着,我拜托你替他做些决定,我求你救救他。









她听见慢慢蹲下的自己充满绝望的诉说。





拜托,救救他。




她看见自己滴落在那人脸颊而碎裂的泪花,还有那人,重新睁开的,金色的眸子…



…………………………

如果你喜欢,可以给我个小心心吗?




【盾铁】Liar(十二)

【盾铁】Liar(十二)


steve看着眼前埋在深灰色床单中沉睡的人,一个小时前,床上的人再次帮他认清了现实…




他亲眼看着那人微笑着废了那个杀手的左手,毫不在意地顺便爆了他的头。






他看着那双金色的瞳孔转身,冷漠地一枪又一枪瞄准太阳穴杀掉自己身边那些已经胸部中枪的战友们。






他感觉自己的血液瞬间在逆流






他感觉自己的脑海中回响着自己给别人的希望





他听见自己说





我们都会活下去…





然后看着对面的人没有怜悯地干掉他们…







我算个什么东西?





他红着眼眶咆哮出声:“放下…”




结果身边最后一个伙伴睁着双眼倒在自己脚边…




理智的堤岸被血性的洪水冲垮,他捡起身边的武器,抵上了那人的脖颈。



结果却听到那人戏谑又冷漠的调侃:“开枪啊。”






“两年前你就该像现在一样干脆。”




他感受到自己的胳膊在战栗,毛孔扩张,冷汗占领高地。




他仿佛看见了两年前振金在阳光下的光辉。




手指却不由自主地扣上了扳机。




“够了!”Fury走到他身后,摁住了那只随时因为主人可能走火的机械。






Fury盯着Anthony,愤恨地说:“谢谢你让我的人不会因为失血过多不治痛苦地死去。”






然后,他摁下了steve戒指上的指纹识别器。





Anthony手上的戒指迅速收缩着并且数根微型注射器紧紧扎入皮肉,steve清楚地看见那人戒指下的肉渗出血液,殷红沿着手掌的纹理流淌。




他看见他的意识逐渐涣散,直到肩上有了他的重量…




敲门声重新拉回了他的思绪,他起身,轻手轻脚的开门,看到刚刚战场上活下来的小兵通过门口打量着床上的恐惧,然后畏怯地说:“局长让我把这些给你们送来。”



来人手上提着的,是他们忘在超市的“必需品”们和那人任性买下的十一袋意面。




“谢谢。”他冲那人感激地笑了笑,关门,去往那窄小的厨房。






终于吃饭了。



他想。





今天的第一件好事。



【盾铁】Liar(十一)

【盾铁】Liar(十一)

非常抱歉,我终于爬回来了…



感谢大家不弃…



180度深鞠躬…

…………………………………………………………………


steve看着眼前的小胡子男人满不在意地往购物车中丢着需要与不需要的生活“必需品”和越来越满的购物车,想偷偷溜走的心思都有了。


当Tony把第十包天使的发丝扔进满的不能再满的购物车时,steve终于忍不住了:“那个…我们不需要这么多意面吧…而且…你…不是不喜欢细的意面吗?”


Anthony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伸手拿起第十一包,看着另一个自己认为的性感男人,轻蔑又挑衅地扔进车里。




“我有钱,你能奈我何?”






“何况,我根本就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





霸道,任性又桀骜不驯。




Anthony再次转身,却被steve一把摁在了身下,紧接着是子弹嵌入瓷砖的悲鸣声。




Anthony在心中用以f开头k结尾的单词狠狠地问候了独眼龙和他的下属们,以及想干掉自己的白痴,顺便问候了趴附在自己身上的大胸男人。





Anthony愤恨地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重量,一脚踹开作为屏障的购物车,这时Fury小队的人已经开始占领超市的防卫优势位置,奈何射击者在制高点鸟巢位置,他们一直只能被动地防守。





但猎手似乎目标一直是Tony,每颗子弹都会精准地打到他挪动方向的精英的身上,几乎是一枪毙命。




该死的。




Anthony抹了把不存在的冷汗,一脚踹开身边的已经挂彩的人,手端着他的武器,开始只有他和猎手的游戏。






steve飞身跑到已经没有意识的同伴面前,他仿佛又回到了自己还未变强的那个战场上,他喃喃地对差死神仅仅还有一步的战友说:“你一定会活下来的…”


他以自己为主目标吸引猎手,用身经百战的眼神示意身边的士兵们火力掩饰。







他感受到自己战争血液在汩汩流动,血腥渐渐控制着自己的神经。






突然一声枪响,他们对面的火力消失了,一个人影从最短小倾斜程度最大的房梁上摔了下来。






“Tony.....”他一瞬间慌了神,匆忙扔下了空了内容物的武器,像一个第一次上场的戏子,在一片寂静中乱了分寸。




拜托,求你还活着…





他仿佛用尽了自己的所有力气去搜寻熟悉的身影,最终,在那将成为尸体的躯干前停下了脚步。





金色瞳孔的主人不屑地端着毛瑟,地上的人胸口一片赤红。





“我再问你一遍,你主子是谁?”




地上的人红着眼报之以轻蔑:“军火商的儿子枪法就是好,这颗子弹离心脏不到一厘米,说不说我都会死。”

“但是,你以为你能掌握一切吗?”Anthony盯着他,眯了眯眼,扣动扳机,一颗精准地打入那人左手食指末端的筋部。




“你就能随意地伤害刚来到这个世界的人吗?”又一颗,打入中间两根指头的主筋。




“你就能不屑地去剥夺别人的一切吗?”那人经过疼痛的刺激更加歇斯底里。然而,又一颗,打入小指。


Anthony满意地欣赏着被自己废掉的手,抚摸了一下枪身。假式微笑爬满了脸部肌肉。



“从第二句开始,我就知道你上面的是谁了。”





他抬起脚,装作不经意地踩上那人那只废掉的左手,然后享受地看痛不欲生的表情。






“其实你不用把我说得那么可恶,”







“但是我承认,”







“你这么说让我充分感受到了折磨你的快感,”他露出了有些可惜的表情,







“一个猎手,不好好藏在制高点,还掉以轻心地用不擅长的手开枪,我该夸你愚蠢吗?”Anthony又加重了脚上的力道,直到那人开始忍受不住痛苦的呻吟。






“放过你有点不甘心呢,”






“但是这么多人在呢,我不得不和你说一句话了,宝贝。”他对准了那躺在地上已经痛到睁不开眼的杀手的脑门中心。









“再,”手指附上扳机,






“见。”扣动。





















恶补西餐礼仪中…

【盾铁】Liar(十)

【盾铁】Liar(十)






此时此刻,steve颓废地坐在客厅那人曾小睡过的红色少女版小沙发上,扶着自己仿佛一个有四个大的额头,一遍又一遍不住停地叹气。




其实他也想过有朝一日能够和Tony买个小公寓,置办上两个人都喜欢的家具,在周末的夜晚两人盖着一个毛毯,一边看着电影一边感受着爱人的体温。








当然,这些自动带着恋爱的酸臭味的幻想全部发生在那次该死的内战前。









结果,阴差阳错,两年之后,自己梦想着能够生活在一起的人灵魂和肉体竟然不再是原装,那比之前的Tony更任性更挥霍更偏执更小孩子性更不可理喻的人格正在想方设法毁了一切,而自己还必须为了找回以前的爱人带着上面独眼龙的命令去保护他。








steve抬头看了一眼自己刚刚废了两个小时才安置好的自己都觉得丑爆了的红色小矮冰箱,还是忍不住又叹了口大气。









相反,我们的百万富翁AnthonyStark先生,两个小时前因为在现在steve坐的沙发上被做劳工的美国队长吵醒而大发脾气,现在蒙着头在差不多只能放下一张床的小屋里睡得昏天黑地。







真是糟透了。








steve实在是忍不住这样想。








两年前刚内战后被通缉的自己躲在瓦坎达时都未曾这样想过,那时自己总认为Tony在冷静下来后会原谅自己,总是怀有能够回去的期待。











结果现在自己坐在沙发上眼睁睁地看着太阳渐渐和自己说再见,也没有勇气去敲开那人的房门去叫醒他问他晚饭想吃什么。





真是糟透了。








或许是上帝可怜了我们的大胸男人,正当他为晚饭发愁时,卧室的门开了。





Anthony披着卡其色小羊毛毛毯,顶着睡成鸟窝状的深棕色有些自然卷的头发,趿拉着一双大了两个号的本来是给steve准备的人字拖,眼睛还没有睁开,完全是凭着意念磨蹭到了steve对面。








他本来想坐在沙发上回个笼,结果却感觉对面好像有个巨大的物体正在诱惑着自己去发泄自己的起床气。他不满地睁开眼睛,结果却看见了也正在有些惊讶地注视着自己的steve。




steve或许是第一次看见这双金色的眼睛里也会有刚睡醒的呆滞和迷茫。





对面的人不满地看了眼挂钟,略带怒气地问他:“都几点了你是想饿死我吗?”








他有那么一瞬间被自己设想的幸福冲击。








他微笑着起身,走向对他而言有些挤的厨房。







他还听见小胡子男人小声嘀咕的那句:“笑个屁啊,受虐狂。”








Anthony散漫地一屁股坐在还带有那人体温的沙发里,蜷了蜷身子,用毛毯盖住自己裸露的微凉的脚踝,蹭了蹭垫子准备再睡一会儿,意识刚准备被睡意占领时,他却听见那人有些委屈地说:“咱们要去超市,家里什么都没有。”





他感受到自己的起床气真的要爆发了